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乌瞳
    从“观鱼台”出来已经深夜了。

     “二少爷,苏小姐,房间都已经准备好了,请二位一起去休息。”管事道。

     苏矜北惊讶,“一起,我跟他一间?”

     管事微滞,“不是不是,安排了小姐在二少爷隔壁的房间。”

     “那就不叫一起,”苏矜北认真道,“别误导我。”

     管事微汗,“……是。”

     周时韫目光淡淡落在苏矜北脸上,“明明是你想多了。”

     “我想多了?”苏矜北斜睨着他,“我认为奶奶那么着急要个曾孙,很可能就给我们安排同一间房间。”

     周时韫,“奶奶很清楚,安排在同一个房间也没什么作用。”

     苏矜北一愣,“你什么意思!”

     周时韫朝前走去,不说话了。

     苏矜北目送着他的背影,猛的转向一旁倒霉的管事,“他什么意思?他是说对我根本没兴趣的意思?”

     管事,“……二少爷,二少爷应该不是这个意思。”

     苏矜北迷了迷眼,“我看就是!”

     管事: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到了专门准备给她的房间,佣人送来了睡衣还有一套每日穿的衣服:旗袍。这里的人就这么偏爱这类型的衣服吗。

     苏矜北进浴室洗了个澡,换上了睡衣。睡衣料子极好,穿在身上滑溜溜的,苏矜北很是满意,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可不知道是不是突然换到这个陌生的环境,她辗转反侧睡不着觉。最后,干脆就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其实今天真的有点莫名其妙,她竟然二话不说的就跟着周时韫来到帝都。以前她可一点都不乐意来这里,苏矜北摇摇头,真是美色误人啊。

     最后实在是睡不着,苏矜北起身出了房间门。周时韫的房间就在旁边,不过现在这么晚了,他大概已经睡了。

     “喵。”一声轻微的猫叫声。苏矜北愣了愣,循着声音走过去。

     苏矜北没想到在拐角处看到了一只通体浅咖色的猫,它的毛很长,看上去特别的软,再加上它很胖的身体,总体看上去十分的蠢萌……

     此时,这只猫正懒洋洋的打量着她。

     苏矜北蹲了下来,试探性的伸手摸了摸它的背。它没有躲,反而是很舒适的张了张嘴,就像打哈欠似的。

     因为东飞西飞的关系,苏矜北从来就没养过宠物,但是她心里还是很喜欢这些猫猫狗狗的。大半夜的看到这么萌的猫,她的爱心顿时被激了起来。

     苏矜北小心翼翼的把它抱在了怀里,调整好位置后,她忍不住蹙了眉头,“你好重。”

     “喵~”它抬了抬眼,似乎是不满。

     苏矜北轻笑,“你是谁养的,哪里跑过来的?”

     “喵。”

     “叫什么名字啊?啧,你这什么眼神。”苏矜北摸了摸它的头,逗的不亦乐乎。

     就在这时,“苏矜北?”

     身后突然传来低沉清冷的声音,苏矜北回过头,意外的看着周时韫,“你怎么还没睡?”

     “你……”周时韫比她更意外,“你抱着它?”

     苏矜北看了看怀里的猫,“你说它啊,我刚睡不着出来看到的。你认识这只猫,它是谁的?”

     “我母亲生前养的。”

     苏矜北愣了愣,“生前?”

     周时韫点点头,“母亲五年前去世了,但乌瞳一直由母亲原来身边的人照顾,今天怎么跑到这了。”

     苏矜北,“乌瞳?你说它叫乌瞳?”

     “恩。”

     确实啊,懒洋洋的大眼睛黑兮兮的,确实是乌瞳。

     “乌瞳大概是偷偷跑出来了,真巧,看来跟我有点缘分。”

     周时韫看着苏矜北低眸浅笑的样子,恍然有些失神。乌瞳乖乖的窝在她的怀里,就跟当初窝在母亲的怀里一般。乌瞳竟然会让她抱……苏矜北,真的是特别的人吧。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苏矜北抬头的时候和周时韫的目光对上,她微微一顿,这一个瞬间,周时韫的目光不似平时那种冷冷默默,反而是有着说不出来的温和感。

     是夜太深,她迷糊了吧?

     周时韫没有回答,他转开了目光,伸手触了触乌瞳的背部,道,“乌瞳认生,除了我和母亲身边的翟姨,它不给任何人抱。”

     “可是它不是在我怀里好好的。”

     周时韫恩了声,“所以我很意外。”

     “哎呀不用意外,这说明我很有亲和力。”苏矜北得意的看着周时韫,“连你家猫都爱上我了,周时韫,你也不远了。”

     周时韫,“……”

     “二少爷!”走廊拐角处匆匆跑来一个穿旗袍的女人,保养的很好,大概四十岁左右。她走上前后诧异的看着抱着乌瞳的苏矜北,“这……”

     周时韫朝她点点头,“翟姨。”

     “见过二少爷。”翟姨连忙恭敬的弯了弯腰,然后道,“乌瞳突然跑出来了我便出来找,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二少爷,乌瞳大概是知道您回来了才会过来的,不过……”

     翟姨道,“您是苏小姐?”

     苏矜北点点头。

     “真是奇迹啊,乌瞳竟然给您抱了。”翟姨笑道。

     苏矜北,“是吗……”这个大胖猫是有多傲娇啊,愿意给人抱竟然是奇迹!

     “这么晚了,我就不打扰少爷和小姐休息,我先把乌瞳带回去了。”

     “好,麻烦翟姨了。”

     “不麻烦不麻烦。”翟姨从苏矜北手中接过乌瞳,从这里退了出去。

     苏矜北恋恋不舍的看着乌瞳离开的背影,“你家乌瞳都吃了什么了,这么胖。”

     周时韫闻言眼中划过笑意,“它不爱动,又很爱吃,胖成这样很正常。”

     “对身体不好吧,你也不管管?”

     周时韫,“乌瞳是母亲生前最喜爱的,它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被宠坏了,我不在家的时候,确实没人管。”

     苏矜北回过头恰逢他微微含笑的眼睛,她顿了顿,抬手捏着下巴,一脸坏笑,“周时韫,你笑起来还真好看,完了,我更喜欢你了。”

     周时韫瞥了她一眼,后者桃花眼微眯,十足的“花花公子”相。

     “夜深了,回房间休息吧。”周时韫说着就打算回房。谁料苏矜北眼疾手快,一手撑在墙壁上拦住了他的去路。

     周时韫只好停下脚步,“怎么了。”

     苏矜北耸耸肩,媚色中带着浓烈的痞气,“未婚夫,我一个人睡不着,要不然我去你房间,咱们一起?”

     周时韫顿了顿,“两个人你就能睡着?”

     苏矜北,“没准。”

     “恩。”周时韫拿开她的手,“但我睡不着。”

     语闭,从容镇定的走回房间,并且严严实实的关上了门。

     苏矜北,“……丫的,真以为我这么随便!想得美!”

     房间内,周时韫听到苏矜北气急败坏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他勾了勾唇,顺手锁上了门。只是耳后那一抹不正常的嫣红,是没人能发现了。

     苏矜北一向有赖床的习惯,再加上昨晚睡的迟,所以第二天她就有在床上睡到天荒地老的架势。然而,早上七点半竟然有人敲她的房间门。

     一肚子火气,苏矜北烦躁的翻了个身,喊道,“别吵了,安静点!”

     门外的中年妇人顿了顿,回头看了眼站在身后的周时韫。

     然后,她依然规矩却大声的敲房门,“苏小姐,您该起床了。”

     “林妈,我不吃早餐,别来叫我了……”迷迷糊糊又满是起床气的声音从房间内传来,周时韫眸中笑意一闪而过,伸手轻拦中年女人,“算了,让她睡吧。”他没记错的话,苏矜北口中的林妈应该是苏家的佣人,她是睡傻了吧。

     中年妇人为难,“二少爷,七点半去易诗堂吃早饭是规矩,苏小姐要是不去的话老夫人怕是会怪罪。”

     周时韫沉吟,“那你先下去吧,我叫她。”

     “这……”

     “会准时到的。”

     中年妇人只好微微弯腰,“是,少爷。”

     一同吃早饭是周家的常态,只要是有在家的晚辈,没有意外事情必须准时去易诗堂,不只是为了吃早饭,更重要的是跟老夫人请安。

     中年妇人走后,周时韫在门外站了站,然后拿出手机给苏矜北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很久,周时韫隐约听到门内此起彼伏的手机铃声。他似乎可以想象,某人有些崩溃的样子。

     “喂,谁啊!”苏矜北终于接了电话,只是声音依旧是十分的不满。

     周时韫,“起床了。”

     “啊?”

     “奶奶等着你去吃早饭,快点起来。”周时韫说完这句话后手机那边寂静无声,过了一会,他听到房间内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

     十分钟后,房间门开了。

     苏矜北洗漱完毕,换上了旗袍,勉强精神的站在他面前,“我说你们怎么起这么早啊。”

     “不早,快七点半了。”

     苏矜北瞪眼,有工作的时候她偶尔需要早起,但没工作的时候她的美容觉可是一直延续到十点十一点的,七点半还不早了?!

     “出来吧。”周时韫淡声道。

     苏矜北没办法了,她打了个哈欠,懒洋洋耳朵道,“周时韫,我还没化妆。”

     “来不及了,不用化。”

     “那怎么行,不好看。”

     “这样很好。”周时韫不想在等她磨磨蹭蹭,伸手扣住她的手腕,直接把她从房间门后拖了出来。

     苏矜北先是吓了一跳,然后是勾唇一笑,“哟,你拉我手了。”

     周时韫顿了顿,看着苏矜北不怀好意的样子,毅然的松开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