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认出
    苏矜北穿好衣服,带好口罩,由小歪扶着走出病房。

     在护士站前方的那块大厅里,病人家属们闹成一团。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坐在地上,口口声声斥责医院,她的骂声中还带着浓重的哀嚎。而她附近站着的几个家属,皆是怒对护士的样子。

     苏矜北微皱了眉头。

     就在这时,她看到穿着便服的周时韫出现在大厅当中。

     苏矜北心口一紧,直觉他的出现很不妙,她刚想让小歪过去偷偷的提醒周时韫时大厅里的那些家属就已经认出了他。

     “就是他,昨天给明明做手术的也有这个人!”中年男子大叫。

     家属们都朝来人看去,又一妇女道,“破医院破医生!我侄子做完手术还看看我,对我笑了呢!手术明明已经做好了,今天一早就死了!你们是怎么医治的!”

     “就是!给人希望又让人失望!你这个医生就是个庸医!”

     “你还我儿子啊,还我儿子!”

     ……

     铺天盖地的咒骂声和哀怨声,苏矜北看到周时韫愣了一愣,显然,他也没料到此刻的局面。“周医生,他们是昨天葛善明患者的家属。”小护士白着脸,有些害怕的解释道。

     周时韫,“昨晚的车祸病人?”

     “是。”

     “没错,我们是明明的家人,我们来讨个说法!为什么明明今天就这么死了!”

     周时韫眉头轻蹙,“患者在车祸中胸部受伤导致肋骨骨折并发血气胸,大量出血致继发性低血,另外,脑部重伤,经过昨天的抢救依然在病危状态。昨天应该就提醒过你们,他很可能挺不过来。”

     “你别跟我讲那么多我听不懂的话,我只知道明明在你们医院死了!”

     几名护士连忙道,“病人家属,我们已经尽力抢救了,人死不能复生,请你们节哀。”

     “我不管,你还我儿子,我葛家一脉单传啊,你还我儿子。”中年男子大叫。

     周时韫抿了抿唇,他做过很多场手术,手上救活过很多人命,也消逝过一些人命。对于死亡,他早已看开。但对于医学,他有着近乎执念的态度,不能救活那个一个人,他也觉得很失落。此刻看着病人家属咒骂着他,周时韫微微有些失神,兴许昨晚,还会有更好的救治方法,只是他还没达到那个能力,还做不到弄活那个生命?

     “周医生!!”

     “时韫!!”

     周时韫只是失神片刻,情绪过于激动的中年男子突然操起护士站前的玻璃牌子,猛的就往周时韫头上砸。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旁边的小护士和远处跑来的一名医生厉声惊呼。

     苏矜北也吓了一大跳,她下意识的就想冲上前去,然而她的脚根本不允许她这么做。小歪拉住差点摔倒苏矜北,“矜北姐,你小心点!”

     苏矜北被小歪扶住勉强站稳,她愣愣的看着前方,突然有些恍惚了。

     而这个时候,医院的安保人员和警察也纷纷赶到了。场面虽然乱成了一团,但好歹疯狂的家属们被控制住了。

     “矜北姐,先回房吧,警察都来了,周医生肯定没事的。”

     苏矜北慢慢的反应了过来,她缓缓抬头,有些震惊,也有些茫然,“小歪,你刚才听见了吗。”

     助理疑惑,“听见什么。”

     “时韫?”苏矜北看向人群,然而人群中那个身影已经不见了,“刚才有人叫,时韫?”

     “啊,好像是,那应该是周医生的名字吧。”小歪道,“矜北姐,你看现在这么乱,我们赶紧回去吧。”

     小歪说完,发现苏矜北的表情有点奇怪。

     不可置信的,匪夷所思的,还有极其荒谬的。

     小歪愣了愣,“矜北姐,你,你怎么了?”

     苏矜北转头看她,“把我轮椅拿来。”

     “你要出去吗?”

     “我要去找周医生,不,周时韫……”也许是巧合,如果真是那个人,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是谁。

     不对,以她和周时韫这么长时间的接触下来,他的脾气她应该也算了解了一些,这种奇怪的人,假装不认识她很正常。他也许跟她一样,对这桩婚姻持着无所谓的态度。

     苏矜北顿觉有些好笑,原来她一直很鄙视着的,也特别气恼着的周家二孙一直在她身边。

     难怪她妈那天过来又开开心心的走了……

     难怪周时韫说,他有了未婚妻。

     苏矜北坐到轮椅上,被小歪推着来到了周时韫所在的地方。

     她到门口的时候,周时韫正在缝合伤口,此时给他缝合伤口的医生正和他说话,“时韫,我这一回来你就给我这么大的见面礼,太客气了吧。”

     周时韫淡淡的声音传来,“远宋,昨天那个病人……”

     “你先管好自己吧,昨天那个病人的事我都听说了,他伤的太重了救不回来,你也别自责。”

     “不是,我没自责。”周时韫眉头轻皱,“我再想,如果有下一个这样的病人,是不是有更好的办法。”

     缝合伤口的医生明显有点无奈,“你这个医痴,你的脑袋里就不能放点其他东西吗。”

     周时韫没说话了。

     这时苏矜北示意小歪把她推进去,进了之后她才看清楚了周时韫的脸,他额头上方被磕破了,鲜血顺着右侧脸颊流下来,看上去很是恐怖。

     “那人下手也太没轻没重了吧。”苏矜北心疼的道,当然,她心疼的是那张出尘漂亮的脸。而有着那张脸的那个人……苏矜北此刻还是气的牙痒痒。

     敢再订婚宴走掉的男人,敢明目张胆的嫌弃她的男人!一向自诩美貌天仙的苏矜北怎么可能不气!

     她一开口,两个医生都向看来。周时韫语气清冷,“你怎么来了。”

     苏矜北手环在胸前,眉头轻挑,“你刚才那一幕我都看在眼里,我就是来看看周医生你有没有事,要是你脸弄坏了,我得多难过啊。”

     周时韫,“……”

     缝合伤口的医生轻笑了声,“果然如清唯所说,苏小姐是个妙人。”

     苏矜北这才看向说话的人,长相温和,气质儒雅,“你是?”

     “肖远宋,苏小姐,久仰大名。”肖远宋说罢干脆利落的收了线。

     苏矜北,“我想起来了,小唯说他还有个师兄这段时间不在,想来就是你了。”

     肖远宋点点头,“苏小姐特地来看时韫的伤,看来你们关系不错啊。”

     周时韫漠然着脸,看上去像是否认。

     苏矜北看着周时韫的眼眸微眯,他之前没见过她就算了,见过了之后还这个态度。周时韫,你很难耐恩?我就不信你是个心如止水的和尚!

     “当然很不错了,”苏矜北转着轮椅到周时韫的身边,特别熟稔的勾着他的手臂,“他可是救了我一命的医生呢,我可感谢他了,是吧周医生。”

     肖远宋嘴角一勾,看向周时韫的眼神有点意外,“我就两个月不在,时韫,情况原来有这种变化了。”

     周时韫淡定的拉开苏矜北的手,“苏小姐,你还是回病房吧。”

     “我没事,我一点事都没有,我可是很担心你才过来看你的。”苏矜北低眸,眼中阴霾一闪,然而她再抬头时,一双眼睛却流眄生波,娇媚非常,“你可别拒绝哦,周,时,韫。”

     周时韫目光一滞,意外的看向她……

     晚上何迪来到病房,发现她家苏大小姐坐在床上,脸上是似笑非笑的神色。

     “你怎么了,什么表情。”何迪将手中的吃食放下,坐到床边。

     苏矜北惑人的桃花眼向上一挑,“何迪,你知道周医生是什么人吗。”

     “啊?周医生不就是周医生咯,还是什么人啊。”

     “我是说,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何迪愣了愣,“这个我倒是没注意,反正平时周医生周医生的叫习惯了。怎么了,你想问人家名字,那你直接问一下医院的工作人员好了,不对不对,你想干嘛啊,苏矜北我可告诉你啊,你手可别伸到医院来,周医生是长的好看,但人家是圈外人,普通人……”

     “我需要把手伸到他这里来吗,”苏矜北打断何迪,“那人名义上本来就是我的。”

     “得了吧,谁都是你的。”

     “他是周时韫,你说他是不是我的。”

     “哦……啊?!”何迪瞪眼,“周时韫?你说,他是周时韫,就是那个在订婚宴上把你扔下的未婚夫?”

     “你找打啊,什么叫把我扔下,我也把他扔下了!”苏矜北顺了顺气,一脸不爽,“想我苏矜北吧,长的不赖身材也不赖,这人竟然这么不识趣,想想都气的我心肝疼。你说,他凭什么吧他。”

     何迪沉吟了番,“周医生还真有能力,你看他家世也好,长的就更不用说了,他……”

     没说完,何迪就听苏矜北阴森森的道,“何迪你站谁这边的。”

     何迪噎了噎,做了个封口的姿势。

     苏矜北在枕头边上靠下来,没受伤的那只细白大长腿挂在床侧有一下没一下的晃荡着,“不过确实,没想到我的未婚夫长得这么对我的胃口,啧,差点都让我不忍心怪他了,还好我稳住了心神。”

     何迪,“……”

     “但你放心,逃婚这件事我是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来日方长,我非要让他对我认错不可。”